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7章   再入公门-3

    第7章   再入公门-3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周六睡得正香,二瘦和陈燕来找阿树,这倒是让阿树没想到。陈燕约他俩去闵行的上海影视基地玩。

      这座影视基地是还原老上海南京路、苏州河、外白渡桥的模样而建造的。路中心一辆有轨电车开来驶去,阿树惊奇的发现以前好多电视剧的场景都是在这里拍摄的。他们也正好赶上一个剧组在拍摄,虽然离得很远,阿树也能看到几个群众演员穿着民国时的警察黑制服,还有几个人坐在路边的人力车旁。

      陈燕今天穿了白衬衣配黑裙子,外面穿了件白色羊绒大衣,显得端庄而大方。看的出来她非常喜欢这个地方,东一句西一句的向阿树问这问那。阿树虽然是第一次来,但可能读书多吧,对旧上海还是有所了解的,涛涛不绝的和陈燕聊着,慢慢的陈燕露出了崇拜的眼神。二瘦话不多,远远的站着,手插在灰色羽绒服口袋里默默的看着他们。

      来到了一座仿造的天主教堂前,陈燕想和二人进去看看,二瘦却说要和阿树在外面抽烟,拉住了阿树。

      “和许璇还有联系吗?”

      “不联系了。很久没有了。我和她结束了。”

      二瘦沉默的看着有些灰暗的天空,慢慢的抽烟,他明显有话想和阿树说,却犹豫的咬了咬嘴唇。

      影视基地里面有家吃饭的饭店,很有特点,墙上贴着好多明星和饭店老板或服务员的合影。他们三个中午在饭店里边吃饭,二瘦酒喝的很猛,也不听劝。

      “陈燕,你劝劝他少喝点。”

    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“阿树你喝!不喝你不够哥们!”

      二瘦眼睛发红的吼着,阿树没办法只能一杯一杯的陪着二瘦喝,最后又吹了两瓶啤酒。二瘦喝不动了,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懂。阿树不禁想起了在单位的境遇,愁肠百结,倒了一杯啤酒慢慢的品着,“我下午有事先回去了。”

      二瘦没喝醉,平静的抬起头来。没等阿树反应过来,二瘦朝阿树笑了笑,转身离开了。陈燕也没有说什么,一直看着二瘦的背影。

      阿树本想和二瘦一起走,但却没有动。

      出了饭店,影视基地边上一条长长的白桦林路,阿树和陈燕肩并肩走着,“你好像不开心?”

      “没有,是单位的事情。”

      又在影视基地呆了一个多小时,阿树送陈燕回学校已经五点多了,而且在陈燕的威逼利诱下阿树一直把陈燕送到宿舍楼下。陈燕站在那里,看着地面,就是不进去。

      “回去吧,下次我约你吃饭。”阿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      “我记住了。”陈燕认真地看了阿树一眼,飞快的跑回了宿舍。

      阿树心中有种负罪感,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要和陈燕说约她吃饭,也许是王云的事情刺激了他,也许是照顾陈燕的面子,也许最近的压力太大了,阿树迫切的需要轻松一点的心态。

      晚上快睡着的时候,二瘦发来一条信息:“其实我和陈燕不是男女朋友关系。我喜欢她,但我和她不可能了。”

      日子就这样进入春天,工作越来越无趣,领导说是重视其实是怕出事,只要不出现群体性上访,平时根本没人愿意管阿树这摊事。上海的春天很美,每一个地方都是花香的世界,阿树的单位是一幢四层小白楼,没事的时候,阿树喜欢在院子里走走,抽颗烟,放空自己,也排解烦闷的心情。

      “在这里做什么呢?” 是和他一起新来的女同事,萧重文,因为这个名字很有特点,阿树对这个女孩印象很深。

      这个女孩长得不算很漂亮,但属于很耐看的感觉,身上充满了书卷气。“没做什么。”

      “你现在性格和之前不一样了,之前看你很开朗、正能量,现在话也不多了。”

      阿树发现萧重文很理解自己。两个人聊了一会就各自回办公室了。聊时间长了会被别人注意到,单位的闲言碎语可了不得。机关事业单位有许多人无所事事,专门找这种新闻搞事情。

      “我相信你,你会很出色的。”

      阿树很珍惜这种信任,而且这种感觉给了他很大的力量。是啊,暂时已经只能这样了,现在工作不忙,也没什么含金量。自己应该趁这段时间丰富自己,自学一直想学的金融和会计知识,为将来走好准备。确定学习方向后,阿树每天下班后会学习两三个小时,尽量让自己充实。这些事情当然不能在办公室做,否则领导更以为他不安心本职工作了。有些规则是需要遵守的。很多机关上班的人可以练字、可以织毛衣、练太极,修身养性,大家都能司空见惯,但是如果有年轻人被发现读与工作无关的专业书籍,绝对会被冠上不安心工作的态度。

      剩女给阿树来过两个电话,阿树离开了,他俩倒是经常联系起来。阿树慢慢发现其实同事是很难成为朋友的,他和剩女反而因为不在一家公司了,成了朋友。阿树和剩女约过一次晚饭,发现其实剩女事实上没那么讨厌,就夸了剩女两句,剩女居然脸红了,和阿树也更加健谈。和剩女的交谈中,阿树知道了他走后原来单位的一些情况。剩女现在过的很艰难,灭绝总监经常当着同事的面训斥她。老好人更惨,听剩女说被灭绝调降了工资。所有管理者都知道,工资是不能降的,被降工资对于上班族来讲,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了,老好人却承受着。剩女说老好人家里有两个女儿,有一个还是天生智障,老婆因为要照顾智障的女儿一直没工作。阿树想其实每个人在上海都不容易,心里就罪恶的平衡了许多。

     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剩女也和阿树聊起了王云,阿树装作不在意的听着。剩女说很多人在追求王云,天天桌上鲜花满目,虽然剩女掩饰着语气,阿树还是听出了剩女的妒忌,毕竟是女人嘛,有些方面是很难掩饰的。剩女说有一个香港老头对王云的追求尤其厉害,看样子王云动心了。阿树对王云的怨气还没消,更觉得自己看错了她。

      两个人真正成了朋友,阿树也记住了剩女的全名-阮文静。阿树觉得剩女的名字挺好听的,以前只记得她姓阮。

      4月2日,是个平凡的日子,阿树也没有意识到这个日子和平时有什么不同,直到很久以后阿树才意识到这一天对他的朋友二瘦来说意味着什么。下班后二瘦来电话,说要约他吃烧烤,阿树很高兴。二瘦很晚才来。

      二瘦更瘦了,话更少了,打车拉着阿树跑到远郊的一个特别安静的烧烤店。阿树抱怨说打车就打了八九十块钱,二瘦说今晚就要宰你一刀,否则以后宰不到了。阿树没有听出二瘦话外之意,二瘦要了很多烤串,两箱啤酒。

      “要这么多,还有别人来?”

      “没有。”

      “靠,够狠的你。”

    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二瘦不再说话,闷闷的喝酒,眼睛直直的看着一个方向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阿树其实是有些心虚的,他想是不是因为陈燕的事。最近这段时间陈燕经常给他发消息,而且语气越来越亲切。阿树很享受这种暧昧,虽然陈燕和二瘦都否认他们的恋爱关系,但二瘦毕竟是喜欢陈燕的。

      两箱酒喝完了,两个人像往常一样,击掌分手。二瘦慢腾腾的钻上一辆出租车,走了。阿树感觉二瘦有心事,但没有说出来,没太在意。因为他敏感的觉得二瘦的心事,不是因为感情。

      上海的梅雨天到了,这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,一边阴雨连绵,一边却温度高的让人浑身黏黏的难受的很。阿树麻木的每天奔走在办公室和信访接待室,到了晚上常常约上几个同事小酌两杯,排解苦闷。不单单是阿树烦恼,2个分到业务部门的新同事也是怨声满怀。阿树是觉得干信访无聊,那两位则是抱怨在处室不受重视。阿树慢慢迷上了喝酒,酒喝的也越来越多,喝到晕晕的回去就可以睡着了。上个月阿树也换了住处,住处是一家三室两厅,被木板隔断成了十几个小隔断,阿树就住在其中的一间。上海有许多人做二房东,把整套房租下来,然后做成小隔断转租给许多人盈利。空间是依然的小,一张床,一个小桌子,但总算有了一个独立的空间。房间里住了十几个人,基本上都是刚来上海的毕业生或者刚工作一两年的。

      二瘦好久没消息了,打电话发信息都联系不上。阿树有些担心他,和陈燕问起,陈燕说二瘦也好久没和她联系了。好不容易周六了,阿树头天晚上和同事喝了很多酒,刚起床,陈燕就来找他吃饭,说是让阿树履行诺言。房间太小了,两个人只能肩并肩在阿树凌乱的床上坐了一会,陈燕默默的把头靠在了阿树肩膀上,脸上飞起了红霞。

      “我马上要大四了,我们寝室当初大家约定,到大四都要把自己嫁出去。”

      陈燕说。

      阿树犹豫了一会,揽住了陈燕柔软的腰。和陈燕算起来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,陈燕正是阿树喜欢的类型。皮肤很白皙,微胖,身材也很好,鹅蛋脸圆圆的很有旺夫相。而且陈燕很有内涵,气质高雅,平时也基本上没有其他爱好,这样的女孩是很适合做老婆的。但是因为二瘦的原因,阿树之前没有想过会和陈燕发展成这样。

      “你是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出现的,你是那个正确的人吗?”

      阿树没有回答。

      “我给你时间考虑。”

      午饭吃的很愉快,两个人边吃边聊,到结束时已经三点多了。阿树想也许是老天在可怜自己吧,把陈燕送到了他的面前。陈燕的回头率很高,走在街上,阿树注意到旁边几个男人看陈燕的眼神,心里慢慢的下了决心。

      又过了几天,市里发通知组织全市信访干部开会交流,并且有两天的行程去云南旅游,这可是少有的和外面单位接触的机会。说起来阿树每天工作都是极为封闭的,面对的都是来上防的老头老太太,连年轻人都见不到。看着同事们每天和被监管单位的领导见面,坐车出去检查,阿树是羡慕嫉妒恨。阿树是第一批参加培训,看名单上面有法院检察院报社等等单位,阿树想能够认识几个人,以后办事也方便,就对这次行程充满了期待。

      阿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燕,并约她周末见面。

      “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

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电影是个大片,阿树心思却没放在看电影上,看着陈燕白皙的小手就放在身边,鼓了半天劲却还是没有勇气去握住它。阿树想陈燕一定没有觉察到他的犹豫吧,看她电影看的那么专心。许久,陈燕突然叹了口气,白皙的小手握住了阿树的手,阿树感觉到两个人的手都是湿湿的。

      看完电影两个人手拉手在阿树住的小区里散步,这个小区景色很美,紧靠苏州河。走了很久,陈燕说要回去了。阿树没说话,却握紧了陈燕的手,拉着她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重庆彩计划-pk10免费推荐计划_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免费版_北京pk10计划大小单双币;

    重庆彩计划-pk10免费推荐计划_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免费版_北京pk10计划大小单双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重庆彩计划-pk10免费推荐计划_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免费版_北京pk10计划大小单双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